|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图片中心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简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徐继畬研究网 >> 文章中心 >> 学术春秋 >> 正文
                        [组图]淘得康熙孤本搢绅录         ★★★ 【字体:
淘得康熙孤本搢绅录,以书会友,得见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地摊淘奇书后的奇缘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49    更新时间:2013-7-12    

 

任复兴

 

    地摊淘奇书后的奇缘(图)

    http://www.daynews.com.cn/sxrb/cban/C3/1831689.html

    时间:2013-07-12 04:57  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日报

    我收集清代每年按季更新出版的搢绅录,已有40多册,经常翻看,查找纪昀、和珅、徐润第、高鹗、徐继畬某年在某地担任某官职的即时纪录。

    却说2011年4月某星期日一大早,我到太原南宫旧货地摊逛荡,扫视到摊主老Z,摆出一本没有封面的大本搢绅录,就拿起来边翻边问价。虽说我和这位摊主打银钱交道已多年,他却喊出了难以接受的开价,根本不照顾我这个老熟人,把价很死,怎么也砍不下来。后来他告诉我,估摸这本书是乾隆朝的稀有本,所以要价高。而我呢,瞟见书上有内阁大学士李光地的姓名官职,这可是康熙朝的儒学名臣!康熙御纂的几部书,就是责成李光地主编的。而且,这本书比我手头的乾隆本,纸质发旧发黑。纸的柔韧性好:里边夹着数十片五颜六色的旧绣花样。它有这一使用价值,才得以保存到如今。我内心初步认为是康熙朝的,紧紧把住这本书决不松手。砍价无效后,只好如数付款。

    穷老头攒点闲钱不容易。我买下破纸烂片后,总是津津有味翻看,从中搜索更大价值,及时向老婆吹嘘:这本书如何珍贵,为争取更多零花钱做铺垫。这一招并不很灵,因为好多次买书走眼,白交数百、数千元“学费”。我研玩2年,这本搢绅录却对得起自己的眼力,愈来愈显现出宝贵的历史文化价值的光辉。

    第一,它是真古籍,不是伪造的酱油本。康熙年间,文武官共15600员,另外还有京城正杂大小八旗武职共2546员,各省八旗武职官员共2653员。这本书刊载了京师全部和三个省从省到县主要的文武官员。数以千计的官员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即使当时的刻书铺,如果没有吏部的内线,信息也搞不准,因而影响卖价。近300年后的伪造者,有什么能耐和辛苦伪造这本很不划算的书呢?2年来也没第2本同样的书出现在市场;而酱油本一假造就是一大批,才可能收回成本。

    第二,它是康熙孤本搢绅录。搢绅录(统称,有爵秩全览、缙绅全书等名称),是清代遵照“国家大经大法”《大清会典》开载的典则和《一统志》的行政区划,由吏部或坊间编纂,为掌握官员的动态信息和方便联络,适应官员的任职不断变化,每年每季重修,连续滚动出版的文武官员人名辞典,开列内容包括官员品级职衔.姓名籍贯、除授日期和科甲出身等。文官为主的一套分2到4册,武官名册叫《中枢备览》分2到4册,囊括了京师、盛京、各直省和边陲藩部所有大小正杂文武官员。由于购买这种书的官员人数少,发行量很少,价值昂贵(每册值1两白银左右),又由于时效性强,新的一出,旧的就被废奔,清前期百余年刊本存世的,据公开信息只有国图的顺治二年一种,清华的雍正四年一种。长达61年的康熙朝,竟未报道有一本搢绅录存世。我找出多条理由考定,此书坊刻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丁酉秋七月初,可简称《康熙五十六年丁酉秋搢绅录》。

    另外,此书一大亮点,是完整展现了《红楼梦》背景曹李孙三织造显赫爵秩全部属吏的最后辉煌。我也因此以书会友,得见著名红学家胡文彬。

    74岁的胡文彬,著作等身,出版的红学书,署名的40多种,其中属于他个人著作的35种。数年前他看了我的关于徐润第、徐继畬父子与高鹗交往的网文后,曾打电话表示要来山西看材料,迄未成行。不久前我电话向他报告了康熙搢绅录的发现,逐行念了三织造及属吏的内容。胡文彬30年前就到北京各大图书馆查看、抄录搢绅录,从未见过康熙朝的,当即表示要利用紧张筹备纪念曹雪芹逝世250周年的一连串会议的间隙,到22年未来过的山西,到笔者居住的忻州看个究竟。6月23日下午和24日上午,我请胡先生用三四个小时,逐页仔细审视了这本奇书。

    这本搢绅录较乾隆以后的简略,前面仅用56页,就开列了京师内阁、各部院寺以至九门统领等大小官员。随后21页,开列了驻各地正副都统,和盛京、奉天、直隶、江南等地文武官员。页32至34开列了工部173名官员,其中三织造衙门的共14人(2人名字空缺).他们是:

    “钦命督理江宁织造内务府部堂加二级曹頫,满洲人。    ‘

    钦命督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加五级李煦(旭东),满洲人。

    钦命刑部督理杭州等处织造府加一级孙文成,满洲人。

    江宁乌林达加四级佟天赫,满洲人;加一级,满洲人。

    杭州乌林达加二级徐启元,奉天沈阳人;满洲人。

    苏州乌林达加二级那尔泰,满洲人。

    江宁织造七品笔帖式加二级韩楚汉,满洲人;七品乌林桑格色、魏博色,满洲人。

    苏州织造七品笔帖式加一级六十七、年尔,满洲人;七品乌林黑邵色,满洲人。”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康熙四十四年闰四月初五(1705年5月27日),“准内务府折奏,江宁织造曹寅、苏州织造李煦各捐银二万两修建宝塔湾行宫,给曹寅通政使衔,李煦大理寺卿衔,其捐修之商人等另行议叙。”

    曹頫的“内务府部堂”,可与六部尚书和疆臣总督比肩,高于其父曹寅的“通政使”。清代最显赫官爵叫“中堂”,是内阁大学士的别称,只有5人左右;其次叫“部堂”,是京中部院(六部、翰林院、理藩院等)大臣和疆臣总督的别称,只有20多人。三四品的九卿,不称“部堂”,而称”京卿”。

    尽管曹家亏空巨大,这本搢绅录却显示,康熙仍一再为他们父子加官进爵。可见康熙与曹家有特殊感情。

    胡文彬先生欣喜地说,这本书里很多入,跟曹寅是康熙同时期的。有些人我们很熟悉,仿佛遇到许多“老朋友”!比如,汤右曾、张伯行、张大受、毛奇龄。还有的跟曹寅是本家,理藩院主事曹秉政,是曹家的,原来在沈阳。曹寅写道:“大父世选,令沈阳,有声”,说明曹家在沈阳住过。

    作为泡在红学资料里近40年的专家,胡文彬说,江南三织造,我们只从奏折、起居注里知道一些情况。现在从这本书里又找到了一条材料。三个人都有官名,都有地点。这就好了,三织造研究又多了一份材料,这是满有意义的。希望写文章把这个东西介绍出去。当然最大希望,国家出版部门将它影印出来,供更多人读,把康熙年间这一重要史料保存下来,我们影印是提供研究。这东两不能老翻着看。希望出版家有这样的眼光,把它影印出版,对这段历史,对清史、红学史、曹家史的深入研究,都是有贡献的事。这本书非常好。这一次,在北京你打电话中也说到了,我还心存疑惑。经过当面看了,就有底了!这是我这次来最大收获,亲眼目验了这一珍贵的刻本,时间又是康熙朝的,确实没有白来。

    名人闲趣

 

 

1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右)与作者在一起

 

2胡文彬先生仔细目验康熙搢绅录中刊载曹孙李三织造的页面

 

2康熙五十六年丁酉秋搢绅录首页,内阁

    图片说明:

    1、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右)与作者在一起

    2、胡文彬先生仔细目验康熙搢绅录中刊载曹孙李三织造的页面

    3、《康熙五十六年丁酉秋搢绅录》首页,内阁

 

我从地摊淘奇书后的奇缘

    向山西日报投稿: 
 

    26年淘“三不书”

    藏书家主要条件是巨额金钱和宽大房院,用书者主要条件却是辛苦。为了多知道些19世纪提出变局论和引进民主思想的徐继畬,我怀揣小钱收集古籍故纸已经26年,买的多数是“藏书家不重,目录学不讲,图书馆不收”的“三不”杂书(周振鹤博士语),和反映真实历史政治经济关系的破纸烂片。这些与时俱逝的短命书和故纸,往往于人于己有用。有年我到五台山殊像寺,圣忠老师父说,他是30年代后期在金阁寺出家的,师父叫能集,师父待他很好,然而能集的更多情况他就不知道了。圣忠在五爷庙时,化缘重塑五爷。如今五爷庙香火最旺。到殊像寺后,又修庙塑像做功德。我很敬重这位做甚务甚的和尚,对他说,十几年前,我正好从北京劲松中街地摊,买下1929年金阁寺的《同戒录》,首页有五六行能集俗名、籍贯的介绍,那就赠送你吧!他很感谢,景区如获至宝,写了“民国年间佛门《同戒录》现身五台山”挂在人民网,还说是“潜心研究五台名人徐继畬的学者任复兴于近期赠送给该寺院收藏的。”我收集数百册清末、民国和边区的课本,知道1923年至1949年长期普及过《公民》课程中小学教育;《反对一党专政》,是边区普及到小学生的常识。诸如此类的古籍故纸及解读,贴到网上后,多条的点击率一两天就窜过10万,网站不得不做沉底处理。 

    地摊淘得康熙孤本搢绅录

    我收集清代每年按季更新出版的搢绅录,已有40多册,经常翻看,查找纪昀、和珅、徐润第、高鹗、徐继畬某年在某地担任某官职的即时纪录。

    却说2011年4月某星期日一大早,我到太原南宫旧货地摊逛荡,扫视到摊主老Z,摆出一本没有封面的大本搢绅录,就拿起来边翻边问价。虽说我和这位摊主打银钱交道已经多年,他却喊出了难以接受的开价,根本不照顾我这个老熟人,把价很死,怎么也砍不下来。后来他告诉我,估摸这本书是乾隆朝的稀有本,所以要价高。而我呢,瞟见书上有内阁大学士李光地的姓名官职,这可是康熙朝的儒学名臣!康熙御纂的几部书,就是责成李光地主编的。而且,这本书比我手头的乾隆本,纸质发旧发黑。纸的柔韧性好,里边夹着数十片五颜六色的旧绣花样。它有这一使用价值,才得以保存到如今。我内心初步认为是康熙朝的,紧紧把住这本书决不松手。砍价无效后,只好如数付款。

    穷老头攒点闲钱不容易。我买下破纸烂片后,总是津津有味翻看,从中搜索更大价值,及时向老婆吹嘘:这本书如何珍贵,为争取更多零花钱做铺垫。这一招并不很灵,因为好多次买书走眼,白交数百、数千元“学费”。我研玩2年,这本搢绅录却对得起自己的眼力,愈来愈显现出宝贵的历史文化价值的光辉,足以弥补以前买假货的损失。

    第一、它是真古籍,不是伪造的酱油本。康熙年间,文武官共15600员,另外还有京城正杂大小八旗武职共2546员,各省八旗武职官员共2653员。这本书刊载了京师全部和三个省从省到县主要的文武官员。数以千计的官员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即使当时的刻书铺,如果没有吏部的内线,信息也搞不准,因而影响卖价。近300年后的伪造者,有什么能耐和辛苦伪造这本很不划算的书呢?2年来也没第2本同样的书出现在市场;而酱油本一假造就是一大批,才可能收回成本。

    第二、它是康熙孤本搢绅录。搢绅录(统称,有爵秩全览、缙绅全书等名称),是清代遵照 “国家大经大法”《大清会典》开载的典则和《一统志》的行政区划,由吏部或坊间而编纂,为掌握官员的动态信息和方便联络,适应官员的任职不断变化,每年每季重修,连续滚动出版的文武官员人名辞典,开列内容包括官员品级职衔、姓名籍贯、除授日期和科甲出身等。文官为主的一套分2到4册,武官名册叫《中枢备览》分2到4册,囊括了京师、盛京、各直省和边陲藩部所有大小正杂文武官员。由于购买这种书的官员人数少,发行量很少,价值昂贵(每册值1两白银左右),又由于时效性强,新的一出,旧的就被废弃,属于“三不书”,清前期百余年刊本存世的,据公开信息只有国图的顺治二年一种,清华的雍正四年一种。长达61年的康熙朝,竟未报道有一本搢绅录存世。我找出多条理由考定,此书坊刻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丁酉秋七月初,可简称《康熙五十六年丁酉秋搢绅录》。

 

    著名红学家胡文彬专程来山西目验奇书

    此书一大亮点,是完整展现了红楼梦背景曹李孙三织造显赫爵秩全部属吏的最后辉煌。

    74岁的胡文彬,著作等身,出版的红学书,署名的40多种,其中属于他个人著作的35种。数年前他看了任复兴关于徐润第、徐继畬父子与高鹗交往的网文后,打电话表示要来山西看材料,迄未成行。不久前任复兴电话向他报告了康熙搢绅录的发现,逐行念了三织造及属吏的内容。胡文彬30年前就到北京各大图书馆查看、抄录搢绅录,从未见过康熙朝的,当即表示要利用紧张筹备纪念曹雪芹逝世250周年的一连串会议的间隙,到22年未来过的山西,在忻州看个究竟。6月23日下午和24日上午,书主请胡先生用三四个小时,逐页仔细审视了这本奇书。

    这本搢绅录较乾隆以后的简略,前面仅用56页,就开列了京师内阁、各部院寺以至九门统领等大小官员。随后21页,开列了驻各地正副都统,和盛京、奉天、直隶、江南等地文武官员。页32至34开列了工部173名官员,其中三织造衙门的共14人(2人名字空缺),刻在页33b至34a,他们是:

    “钦命督理江宁织造内务府部堂加二级曹頫,满洲人。

    钦命督理苏州织造大理寺卿加五级李煦(旭东),满洲人。

    钦命刑部督理杭州等处织造府加一级孙文成,满洲人。

    江宁乌林达加四级佟天赫,满洲人;加一级,满洲人。

    杭州乌林达加二级徐启元,奉天沈阳人;满洲人。

    苏州乌林达加二级那尔泰,满洲人。

    江宁织造七品笔帖式加二级韩楚汉,满洲人;七品乌林桑格色、魏博色,满洲人。

    苏州织造七品笔帖式加一级六十七、年尔,满洲人;七品乌林黑邵色,满洲人。”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康熙四十四年闰四月初五(1705年5月27日),“准内务府折奏,江宁织造曹寅、苏州织造李煦各捐银二万两修建宝塔湾行宫,给曹寅通政使衔,李煦大理寺卿衔,其捐修之商人等另行议叙。”

    曹頫的“内务府部堂”,可与六部尚书和疆臣总督比肩,高于其父曹寅的“通政使”。清代最显赫官爵叫“中堂”,是内阁大学士的别称,只有5人左右;其次叫“部堂”,是京中部院(六部、翰林院、理藩院等)大臣和疆臣总督的别称,只有20多人。三四品的九卿,不称“部堂”,而称“京卿”。

    尽管曹家亏空巨大,这本搢绅录却显示,康熙仍一再为他们父子加官进爵。为什么呢?胡文彬说,康熙与曹家有特殊感情。

    明朝朱棣修建北京时,征集各地民工,城东有“介休营”、“洪洞营”等地名,还有奶子府。清朝建立后,内务府就在这些地方种植皇家的特供食品,还挑选包衣中的妇女,充当皇子的乳母和教引妈妈。皇后和妃子生下皇子以后,不负责喂奶。清朝接受明末乳母客氏乱政的教训,乳母在喂完皇子奶以后,皇子就立即被抱走了。与小皇子相处最多的,是教引妈妈。她们负责手把手地教引皇子如何走路,如何说满语汉语,如何叩头等礼节。曹寅的母亲、曹玺的妻子孙氏,就是康熙帝的教引妈妈。康熙说自己小时候未出痘之前,不在皇父身边。他将孙氏对自己的爱,视为母爱。冯景《解舂集文钞》卷四“御书萱瑞堂记”:三十八年康熙南巡时,四月初十(1699年5月9日)“帝至江宁府,驻江宁织造曹寅署。曹寅母孙氏谒见,帝曰:‘此吾家老人也。’书‘萱瑞堂’三字赐之。”胡文彬说,康熙为曹家写的匾,有多件。康熙还说,曹家的亏空,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言外之意是由于他的南巡。

    康熙实录:康熙二年二月朔(1663年3月10日),“停差江宁、苏州、杭州织造工部官员,拣选内务府官各一员,久任新织造。”清史编年卷2:“曹玺以内务府郎中首任江宁织造。(曹玺,满洲人,包衣出身,其妻孙氏为康熙帝之乳母。曹玺以后三代任织造六十年。)”

    康熙将曹頫升为部堂,可能是为了平衡曹家与两江总督的关系,增加曹家安全系数。

    胡文彬欣喜地说,这本书里很多人,跟曹寅是康熙同时期的。有些人我们很熟悉,仿佛遇到许多“老朋友”!比如,汤右曾、张伯行、张大受、毛奇龄。还有的跟曹寅是本家,理藩院主事曹秉政,是曹家的,原来在沈阳。曹寅写道:“大父世选,令沈阳,有声”,说明曹家在沈阳住过。

    做为泡在红学资料里近40年的专家,胡文彬说,江南三织造,我们只从奏折、起居注里知道一些情况。现在从这本书里又找到了一条材料。三个人都有官名,都有地点。这就好了,三织造研究又多了一份材料,这是满有意义的。希望写文章把这个东西介绍出去。当然最大希望,国家出版部门将它影印出来,供更多人读,把康熙年间这一重要史料保存下来,我们影印是提供研究。这东西不能老翻着看。希望出版家有这样的眼光,把它影印出版,对这段历史,对清史、红学史、曹家史的深入研究,都是有贡献的事。这本书非常好。这一次,在北京你打电话中也说到了,我还心存疑惑。经过当面看了,就有底了!这是我这次来最大收获,亲眼目验了这一珍贵的刻本,时间又是康熙朝的,确实没有白来。 

    山西民间收藏中,还会挖掘发现许多重要的东西

    胡文彬说,这些史料,价值很大。现在各地为了发展地方文化,对地方史料都非常关注,都在编地方的文化丛书。历史文化这一块,大家都动起来了。三晋文化是全国重要的文化地,与齐鲁文化、河南中原文化,是齐名的,是有深厚文化内涵的省。清末晋商在北京的比较多,他们有钱,离北京近。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许多王府的大量图书,被晋商买走,用车运回山西。1953年从山西发现的乾隆年间1874年的红楼梦钞本,叫做晋本,现收藏在北图。山西民间收藏当中,还会挖掘发现许多重要的东西。重要的是政府要重视,整理出版,为山西文化增添光彩。80年代初,跟吕淑湘先生来山西从南到北走过,获益匪浅。最近一次是1992年到太原,看我编的书的清样,20多年一幌过去了。我女儿讽刺我计划不如变化快,人到了这个年纪,身不由己。古人有许多雅会,广轩徐润第先生说以文会友,我们这次也是以书结缘。 

    忻州市徐继畬研究会会长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任复兴

     2013-7-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5-2008 徐继畲研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