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图片中心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简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徐继畬研究网 >> 文章中心 >> 传记电视 >> 正文
                        自由魂,民主梦 二徐传1759       ★★★ 【字体:
自由魂,民主梦 二徐传1759
作者:任复兴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17    更新时间:2008-12-25    

自由魂,民主梦 二徐传1759

 

任复兴初稿

 

这是关于徐润第、徐继畬父子的传稿,难有伦次,以所述事迹大体年代为标识。即时贴,也是鞭策自己将21年来收集的资料梳理一下——2008-12-25 圣诞节凌辰

 

“噫!异矣!”——纪昀的试题及祖孙三代的答卷1759

 

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岁次己卯,中秋节前后。

大清国统一时间,分省举行的己卯乡试,正按照明初以来近400年的老规矩进行。

明代选举,科目沿唐宋旧制,只是稍微改变考试士子办法,专取朱熹《四书集注》、宋元人注《五经》命题,文卷略仿宋代经义,却是要求代古圣贤语气立言,文体用排偶,叫做八股,也叫制义、制艺、时文。每三年大比一次,在各直省考试诸生,叫做乡试,考中的叫举人。各省录取的举人均有定额。次年,在京城考试举人,叫做会试。考中的,天子亲自出题考试于朝廷,叫做殿试,分一甲三人,叫状元、榜眼、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若干人,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人,赐同进士出身。

“凡试有定期。岁在子、卯、午、酉,以八月乡试。丑、辰、未、戊,以三月会试。”乡试在秋天举行叫做“秋闱”,会试在春天举行叫“春闱”。明清数百年一贯,秋闱、春闱均是初九日第一场,十二日第二场,十五日第三场。都是提前一天点名领卷入场,后一天交卷出场。不同的是明代春闱在二月,清代考虑到二月天气尚寒冷,对在敞口的考棚号房中应试举子的健康在害,改为三月。乡试录取举人名额,例如乾隆年间山西为60名,另录五分之一即12名副榜(与四川名额相等)。揭晓日期,乡试大省是九月十五日,中省、小省再依次递减5天;殿试揭晓在四月二十六日

乾隆己卯乡试前,命题内容作了重要改革。乾隆二十一年(1756,对乡试三场的内容作了较大改动。“第一场,只试《四书》文三篇;第二场,经文四篇;第三场,策五道。其论、表、判概行删省。”二十二年(1757)规定,从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科乡试开始,“于第二场经文之外,加试五言八韵唐律一首。”二十三年(1758)规定,第一场《四书》文之后,仍出《性理》论一题。

山西省城太原海子边的贡院。

坐在贡院三堂内帘的主持此次山西乡试的主考官,是人在中年的纪昀(1724-1805),字晓岚,直隶河间府献县(今属河北)人。乾隆十九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谥文达。曾任四库全书总纂官,纂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撰有笔记小说《阅微草堂笔记》,点评试帖诗集《庚辰集》,后人编有《纪文达公遗集》。

坐在文场号房中应试的秀才,有一位叫徐敬儒(1731.10.201782.8.7),字鲁薪,号东冶,是代州五台县东冶镇人。

29岁的敬儒,坐到这约高六尺、深四尺、宽三尺、敞口无门的号房之前,着实下了一番寒窗工夫。

他的父亲徐天叙(1707.1.81778.10.24),号惇庵,是个秀才。敬儒自幼颖悟,精力过人,考上秀才以后治举业还算勤苦。1756年,同里谢元晖中举,报马驰过徐家门外。惇庵公赞叹:“用功的人,才能获雋啊!这话显然是对敬儒说的。敬儒的母亲过世已经14年,他为自己不能像谢元晖那样金榜题名、扬名显亲深感羞愧,拼上命也要和谢举人比一比次日,将自己“软禁”起来,自立课程,书写了数百道《四书》题,分别作小卷放在箧中。凌晨起来燃香一炷,随便拈一题,稍微构思就落笔,如果香尽稿还未成,就焚烧重写。最初,一炷香的时间写不成,逐渐能写成了,后来又有研练的余暇了,就再把香截短。脱稿后,背写《五经》、《三传》、《周礼》、《仪礼》,并背诵所选的八股文。

惇庵不善饮酒,而敬儒能豪饮,不会醉。遇有宾客来,父亲就让他陪酒,以大杯酬酢客人,有时至深夜。客人寝息后,他必定要回书斋补完当日功课。书斋中放酒一坛,油一坛。油是用来点灯,疲倦后就以酒当茶。有一天家人送莜麦蒸饺的午来,把醋盘放在砚台旁。敬儒正在构思,边吃边想,饭后,砚台里的墨汁误被当做醋蘸干净,唇上指上都是黑,盘中醋一滴未动。惇庵听说儿子寝不解衣,院中晒着红糜子,乘敬儒外出,抓了一把放到他被子里。隔了1个多月观看,糜子还是原来样子。

一连3年都是如此用功,到己卯,一举考中。第一场《四书》题,是分别从《大学》和《中庸》、《论语》、《孟子》中各出一题,这些题对于敬儒来说,像喝凉水一样容易。

那时,朱学定为科场程式已经数百年。程朱理学继承了传统儒学的纲常伦理思想,并且加以发展,形成一套严密完整的伦理思想体系,并把它当作天理的体现,这对于皇权专制社会秩序的合理性及君权的合法性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根据。作为正统意识形态,程朱理学的权威是由科举考试直接奠定的。科举考试使程朱理学庸俗化,简单化,这样,作为正统意识形态的程朱理学才能轻装上阵,直接作用于大众思想层面。但随着皇权专制的强化,程朱理学中明夷夏之辨、主限制君权等说教,使乾隆产生厌恶。况且乾隆周围有许多西方来的耶稣会士,又喜欢玩弄天文仪器,对朱熹不离口的“天”,知道得比朱熹多得多,讥讽程朱理学,提倡考据之学,说“朱子不知天”。纪昀后来总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和自著《阅微草堂笔记》里,对程朱宋学,均滥肆漫骂,就是迎合“圣意”的。但朱学作为官方正统意识形态,作为科场程式,在有清一代始终巍然屹立。

身为山西乡试主考的纪昀,这时是否已经厌恶朱学,没有查考,而他出的《孟子》题,或许有不同于朱熹卖力上纲上线辟异端,有崇尚战国百家争鸣学术局面的倾向。

这是《滕文公章句上》的59字的长题:其徒数十人,皆衣褐,捆屦、织席以为食。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负耒耜而自宋之滕,曰:“君行圣人之政,是亦圣人也,愿为圣人氓。”陈相见许行而大悦》。

题中的许行,是战国中期农家。楚国人,有学生、追随者、“粉丝”数十人。这在当时是很大的学术流派,比他早生约200年的孔子,周游列国时招收的徒弟,数得上名字的也只有11人。许行师徒都穿着粗布衣,打草鞋、织席子以维持生活。主张“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处理炊事)而治。”即人人必须劳动,虽君也不例外。这类似后世的绿党、环保主义者。

许行一行数十人,从楚国北上,来到50里大小的滕国,登门拜访滕文公说:“远方的人听说君行仁政,愿接受一片地方成为编民。”文公热情接纳了他们。

与他主张类似的陈良,有个徒弟叫陈相,和弟弟辛师事陈良数十年,陈良死后,也扛着耒耜,从宋来到滕,对文公说:“听说君行圣人之政,这也是圣人啊,愿意做圣人的编民。”

陈相见到许行后,大悦,尽弃以前跟陈良所学,改学许行的学说。

在此之前,孟子被请到滕国,说服文公行仁政。陈相拜访孟子,转述许行的见解:“君,确实是个贤君。但是,他没有闻道。贤者应该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今天滕国有仓廪府库,这是侵害人民而自养,怎么称得上贤呢?”

儒家看来,农家是异端,孟子记述了自己与陈相面对面的辩论。从社会分工的角度驳斥了农家,提出:“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攻击许行是“南蛮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从许子之道,相率而为伪者也,恶能治国家?”并当面斥责陈相:“子倍子之师而学之,亦异于曾子矣。”

宋代应试的经义,逐步演变。王安石曾拟定大义格式颁行全国。徽宗时出现专尚俪偶的风气,明代成化、弘治年间,八股文体例趋于完备。

八股文开头二句,叫做破题,是将题目的意义破开。

然后是承题,将破题中的紧要字样承接下来。破题和承题,虽然文字不多,却揭示全文主旨,非常重要。

然后是起讲,作者必须把自己作为圣贤的代言人,通常用“意谓”、“若曰”、“以为”、“且夫”、“尝思”等字样作起讲的开头。清代起讲在10句上下,有的用起、承、转、合,有的用反、正、开、合……总括全题,笼罩全局,是对起讲的要求。

起讲后,用一二句或三四句引本题,称为领题。

然后是八股文的主要部分: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四个段落。这四个段落中,各有两股,合共八股。八股文的名称就是由此而来。

起股一称起比,比是对偶的意思。每股或四五句,或七八句,提起全篇,所以又称提比。

起股后用一二句或三四句将全题点出,称为出题。

出题之后是中股,一称中比,或长于提比,或短于提比,从正反两面发挥题义。

后股一称后比,长短也不一定。大约中股长则后股短,中股短则后股长。这是题的最后位置,可向题旨立意实处畅发无遗。

束股的作用是前六股意犹未尽,再用两股收束。束股的文字,宜短不宜长。有的文章甚至不用束股,全篇只有六股。

八股文的最后部分,用一二句结束全篇,题目有下文的称为落下,没有下文的称为收结。

清代八股文,顺治二年(1645)规定,每篇限550字,康熙二十年(1681),增为650字,乾隆四十三年又增至700字,违者不录。此后成为定制。

敬儒在闱中领到题后,对这道孟子题别有感想,巧得很,这也是他父亲岁考曾默写过的“有为神农之言者全章的一部分。

父亲叫徐天叙1707.1.81778.10.24),字典五,号惇庵,是敬儒祖父赐禄的独子,刻苦读书,进了县学,成了增广生员。他的八股文有清气,好学明代成化、宏治年间李梦阳、何景明为首的前七子倡道的文风体,简贵无枝叶,因此在名场上不顺。父亲赐禄去世后,天叙就不治举业了。李梦阳等针对朱学笼罩下的阁体内容贫乏、篇章冗赘的萎弱文风,提出文必两汉,诗必盛唐的口号,掀起了一股文学复古运动,与王守仁的心学运动相呼应。五台徐氏从徐天叙起,就开始与陆王心学结缘。“秀才怕岁考”。山西学政蒋元益,严格岁考制度,每县劣等的有的高达百余人。赐禄有次参加岁考补试。蒋元益出了一道默写题,“有为神农之言者许行……恶能治国家全章,共有1千多字。数十个应试的秀才,多有错漏,都受到申饬,惟有赐禄不讹一字,八股文又写得清老,受到蒋元益的激赏。

敬儒在考棚中认真审题,连夜炳烛作文,到初九日午前,仅用一天时间,就写成长篇三、短篇三,然后如同玩耍一样,经抓阄占卜,交上长篇的卷子。三篇都大大超过650字的限定。说明当时考官录取时,并不严格执行650字的限定,主观随意性很大。

徐敬儒答卷文长746字。文中有8条评语,可能出自本房房官王正茂。文末有两条评语,一条标明出自主考纪晓岚。全文、评语,以及原文分节符号如下:

其徒数十人…而大悦

己卯乡试 徐敬儒

异端得有其徒而非其徒者,情亦洽矣。非数十人之有悦於许行,胡为乎奉业以从乎?陈相非其徒也,而亦见而悦之,则异甚。今夫弟之於师,往往群焉以从,而不惮异国之劳者,惟其心之有所慕而已。然必(点评:首尾并到)谓为弟乃以慕师,而非其弟者,必不契於心,乃何以中情所动,仅以形迹之相肖,而竟至意念之相深,其一时之欢然共得者,又不必尽在群弟之班也。/

文公之与许行以处也,其将有悦於许行乎?夫许行亦似足以悦人,而且不止一人悦之者也。/

假令(点评:钩界敏捷,落上轻活)聆其言论,无以入斯人之寤寐而以为惬洽,则当日之自楚之滕,必落落其无与。/

即或(点评:从下翻上,妙在浑成)接其风采,仅动一二人之欢欣,而不能广及,则此日受廛为氓,必寥寥其无多。/又安有数十人者,贱於衣,艰於食,而必捆屦织席以从之也哉?/

且夫(点评:笔机活动,文境开展)许行之所以与世相见者,非必可佩服而罔斁也。(注:《说文》:“斁,解也,从攴,睪声,《诗》云:‘服之无斁。’斁,猒,一曰终也。”)即人之所见于许行者,非必可每饭而不忘也。高山仰止之情,心悦诚服之致,又非可语於异端者流也。然而天地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许行之有其徒,趣之同也,党之萃也。固然其无足怪,所以可异者,数十人之中,忽增一人焉。修晋接之雅,造庐以请,深爱慕之忱,中情允洽。(评:机趣横生,联落有致)问其所自,则宋也,而非楚也。问其所偕,则弟也,而非徒也。(评:点次疏散,关合有情)观其所负,则耒耜也,不可为衣,仅可为食也。听其所言,则圣政也,亦闻其行,亦愿为氓也。以视数十人之从许行而来者,若同若异,若违若合。之人也,何人也。夫非向之见陈良而大悦,与其弟而为之徒者乎?则陈相乎?(评:借点补点,呈妙无双)/

夫陈相亦大不类於许行者矣。彼其冠裳服饰,早奉儒士之威仪,尝亲端人之臭味。(评:映带自然)即令为许行者,就而见之,而相宜怫然,而相宜漠然。乃何以(点评:落清题尾)一闻许行而见之者殷,一见许行而悦之者大?/

是不特行踪之相似也,而且色笑之相承,肃礼貌以周旋,不啻数十人之请谒而请益。/

抑不特语言之相肖也,而且意气之相投,动心欣赏於谋面,几若数十人之心慕而心藏。/

斯时之陈相,岂复自知为陈良之徒哉?吾知许行於此,必相顾陈相而言曰,亦既见止,亦既觏(gou)止。尚其衣吾褐,中心好之,曷饮食之,尚其为尔食。而陈相亦即以昔日之应陈良者应之曰,唯唯,谨受教。於焉与其弟衣其褐,亦捆屦亦织席,殷殷然学於数十人之中,而并为许行之徒。噫,异矣!(评:挽合天然,趣极妙极)

转折顿挫,具见手法。——纪晓岚先生评

不肖随人步趋,而字里行间,别有生趣,自是雅人深致。

 

徐敬儒破题即以“异端”立论,全文着重阐述了陈相对许行这一农家异端的敬慕和师从。文意不侵上,不犯下。结尾又以“噫,异矣!”挽合。卷子分到江南省王竹崖(正茂)房中,他是八股文选评家金壇王罕皆的高足,十分满意,依例写评语推荐。主考纪晓岚对敬儒的文章大为激赏,显然这是他所企望的文章,评:“转折顿挫,具见手法。”本来想定为头名解元,因文章太长,改到第二十四名。历史的际遇,使敬儒风趣论述过的异端问题,成了其子孙严肃思考、面对的思想课题,这是后话。

争先恐后的报子骑着报马,将敬儒中举的喜讯报告给惇庵公,将木刻喜报贴到他家大门内的粉白墙上。敬儒不仅对在世的父亲,而且对过世的母亲,都可以有个交代了。母亲姓张氏(1706.1.5-1745.6.19),是惇庵公元配,同县小豆村怀仁县训导张韦修长女,曾祖父三世,均为训导等管教育的官员,有家法。嫁给惇庵公之后,相夫建立家规。徐家丧祭嫁娶之礼,都是张氏按照母家仪式,与惇庵共同创定的。惇庵好客,张氏治鸡黍无倦色。惇庵教子严,太夫人尤惩姑息,所以诸子都能成立。敬儒来到两爵院祖坟母亲张氏的坟头跪拜,含泪宣读《祭母文》:

吾母逝世,已十有四年矣。忆母在堂时,常以勤修学业,扬名显亲为教诫。儿不肖,未能早博一第,慰吾母於生前。兹当己卯之科,乃隶贤书。追念吾母尚在,欢乐何如耶!已矣!幽明早隔,抚字难忘。秋榜初登,益照慈诲。履霜露而悽怆,陈牲礼以抒忱。母灵不昧,庶几饮食。尚飨!

 

文章录入:任复兴    责任编辑:任复兴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5-2008 徐继畲研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