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图片中心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简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徐继畬研究网 >> 文章中心 >> 二徐论著 >> 正文
                        瀛环志略会校-卷之一       ★★★ 【字体:
瀛环志略会校-卷之一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846    更新时间:2008-6-11    

《瀛环志略》道光戊申(1848年)版全六册

徐继畲辑著  任复兴汇校

 汇校说明:

一、  《瀛环志略》电子版汇校本以道光戊申(1848年)版为底本。

二、知见1844-1903年若干稿本版本的差异和修改,择要以校记、注释形式,记于原版每页之下。

三、徐继畬称,在辑撰《瀛环志略》五年间,“辄窜改增补,稿凡数十易”。所知所见如今存世的尚有8种稿本(两种全稿和六种残稿),共1500页。

1,《瀛环考略》甲辰初稿手稿。全稿。有图文175页。每页含天头地角等高宽206毫米见方(至装订线);有的地图220毫米见方。现存于台北中央图书馆待藏室。80年代以前台湾文海出版社影印,列入“清代稿本百种汇刊”、“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中。简称甲辰稿。

2,五台张氏藏徐继畬《瀛环考略·亚细亚五印度各国》手稿一册。残稿。31页。每页有字处高240毫米,宽120毫米。简称张藏稿。

3,五台渠氏藏《瀛环考略·意大里亚列国》手稿。残稿。30页。每页高240毫米,宽120毫米。简称渠藏稿。

4,台渠氏藏《瀛环考略·阿非利加》手稿。残稿。30页。每页高240毫米,宽120毫米。说明见上。

5,五台徐氏藏《瀛环考略》第三稿一册。简称为第三稿。

6,五台徐氏藏《瀛环考略》松龛过目稿六册。残稿。简称过目稿。

7,台徐氏藏《瀛环考略》校定誊清稿。残稿。366页。简称校定稿。

8,北京图书馆藏徐继畬《瀛环志略》誊清修改稿九册。全稿。初步统计图文共743页(另有三处以上加贴条修改处可另页)。每页250毫米(加贴条处高290毫米),宽205毫米。简称北图稿。

所知所见刻本徐继畬生前有6种,至清末另有十余种:

1,道光戊申初刻校正本《瀛环志略》卷四卷五,全一册70页。徐继畬用红笔、墨笔和剪贴方法,共修改地图、正文46处。

2,光戊申《瀛环志略》原本,全套十卷,分装六册。图、文半框同上。没有其他人的序、跋,末尾没有刻书铺的名号,其中有四卷共缺二十三页,另四页有残缺。书版钉缝无开裂,字迹刷印清晰。封面(略如现在的版权页)与其他戊申版相似,刻有“道光戊申年镌,壁星泉先生、刘玉坡先生鉴定,瀛环志略,本署藏版”。如果将它与通行的戊申版、同治丙寅版对照,除了后来的版本修改了对部分国家地区的记述(如对意大里亚)、改正了原本中的个别错字之外,可发现后来版本的多处重要修改,都与晚清的思想禁忌有关。

3,道光戊申版,正式版本,图、文半框同上。此次作为底本。

4,道光庚戌红杏山房藏板。

5,同治丙寅重订,总理衙门藏板,六册(用戊申版,稍作挖改)。图、文半框同戊申版。

6,坊间刊本,最早的是同治癸酉(1873年)版,六册。图、文半框高142毫米,宽110毫米。“同治癸酉夏季掞云楼缩本梓行”。

据三联书店潘振平先生称,此书在19世纪的后50年中一直被人们奉为了解世界的标准读本,对这一时期知识界观念的变化有过长久的影响。自19世纪70年代起,《瀛环志略》不断被翻刻,版本之多,至今仍未能有确切的统计数字。就潘振平在京、沪两地所见的十余种版本而言,仅光绪二十四年(1898)就有新化三味书屋校刊本、上海老扫叶山房铅印本、上海书局代印本(即槐里堂本)几种。时人的说法是“久已家置一编,不胫而走”。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从事着续补、增益工作,继咸丰年间何秋涛作《瀛环志略辨正》,对该书有关俄罗斯的记述错讹进行订正后,光绪年间又有丁日昌、薛福成二人分别辑续《瀛环志略》。有个在南洋槟榔屿任副领事的官员张煜南,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刊刻了《海国公余辑录》,其中有《辨正瀛环志略》、《推广瀛环志略》各一卷,是他考订《瀛环志略》中有关错误记载和搜集资料加以补充的成果。这种情况,一方面说明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已觉察到《瀛环志略》所提供的世界知识不免老化,需要更新;另一方面又反映出在该书问世五十年后,依然在人们心目中有着权威地位。汇校者手头最晚的版本为光绪癸卯(1903年)上海有用书斋铅印本及英国慕维廉纂辑《瀛环志略续集》。

四,采用国际较通行的体例标记书名页码,如《瀛环志略》简称为YHZL,“第一卷第一页上”标记为“1:1a”等等。

五,书中常被人引用、指摘的文字,及可能有舛误的文字,用红色标出,以求鲜明。

                2006,5,8,任复兴识于五台山下

 

(第一册)

书签:瀛环志略 卷之一之二 亚细亚

 (封面:)

道光戊申年镌

壁星泉先生、刘玉坡先生 鉴定

瀛环志略

本署藏版

     瀛环志略叙

粤自两仪奠位,八极造基,北辰悬象,南维凑汐,周髀设四隤之喻,邹衍创九州之说,固知高卑夐绝,纵横可度其环周;盈冲显殊,经纬易循其布算。然而洪荒悠远,甄索实难。禹贡纪要荒之域,未扩寰垠;周官志职方之典,仅赅中寓。其有探赜殥纮,搜奇沈墨,则九都辽廓,名诡山经;十洲窅渺,记侪郢说,以为定论,殆未或然。史氏代兴,殊方爰记,条支、奄蔡,传附大宛;弱水、流沙,迹穷西域。身毒启疆於博望,大秦通译於永元。至若青羌、丹粟之乡,悬度绳行之国,六朝以降,载籍屡传。顾欲极亥章之步,掌示而数恒沙;探甲乙之藏,眉列而陈坤载。稽之群册,祗益懵如。松龛中丞,综贯百家,淹通七略,智绝舆图之学,识精形势之言。盖自簪笔西清,以迄建牙南峤,固已韫五岳於寸心,镜二垂於尺素。又以为槃圜盂方,乃宙合自然之理;左舒右辟,实造化无穷之运。将牖荒而烛远,必践实以徵详。於是旁蒐四裔,遍求众说。爰有海西诸国,用呈缋事,原其帆樯之所经,测候之所及,约其围径,参厥广轮,准望分率,致为精审。译其未达,制以为图,并缀前言,藉成信志。效贾耽之画,能别华夷;诵倚相之篇,遂兼邱索。方舆全体,粲然备焉。夫以大块之积,元模之广,绝以穷荒,阻以巨浸,刚柔轻重,既殊其俗;阴阳燥湿,复异其宜。祝发而裸,气炎以舒,鞨巾而裘,风肃而敛。蹶张十万,伺星月之盈虚;摽揃三方,极风霆之变厉。托廪君於白虎,誓倓布於黄龙,露紒而谒祆神,焚顶而亲梵法。袭屠耆之贵,则铩戟称雄;呈犁鞬之琛,则锥刀是竞。俶诡情状,控扼爰艰。要其盛衰迭代之效,沿革迁流之故,割据并吞之势,祸福倚伏之形,前后同轨,古今一辙。则观伏波之聚米,善审机宜;萧相之披图,皆知阨塞。有心斯世者,宜可深长思矣。近世志外域者,代不乏人。然或咫闻尺见,鄙僿无徵,浩引曲称,浮夸鲜实。舛东西之界,奋鹏翮而稽程;误转注之方,调【央去第一划,加鸟】音而变响,讹谬之袭,有识为讥。中丞独埽讏言,衷诸一是。大之囊括四隅,棋置六合;小之犀烛品汇,象图神奸。上之为远抚长驾,考镜得失之资;下之为殚识博通,援核后先之本。而余又与中丞共治海邦,抚辑彝夏,有以见其用志之密,度物之明。慎枢机於一室,恢磅礴於万里者,盖如此也。

  道光已酉夏四月,汶上年愚弟刘韵珂拜撰

 

    序

吉甫撰郡县之志,未尽域中;景纯注山海之经,空谈荒外。良以地理之学难精,而沧溟之大,尤不易知也。五台徐松龛中丞,博学多闻,兼综条贯。尝与论历代典章制度,以及前言往行,无不元元本本,考核精详。又以其馀厘正古书,钩稽戎索,轶亥章之步,尽倏忽之疆,囊括鲲程,包举鳌奠,著为《瀛环志略》若干卷。自东南海岛诸国,西至蒲昌、鹿浑,北极伊连、渤鞮,其疆域之延袤,道里之远近,创建因革之故,山川民物之名,前史所未详,博物所不纪,靡不瞭如示掌,浩若吞胸。听邹衍之谈天,小儒咋舌;览木华之赋海,才士倾心。盖公自观察此邦,驻旌泉郡,值番舶通商之际,正译书毕集之时。鲗酱鱼鞞,图披王会;象胥龙节,职在周官。固已访塔影於酉阳,获鳞书於丙穴,鱓更可数,犀照无遗。洎乎摅柔远之荩忱,膺岩疆之重寄,三山甘雨,万里恬波,既睹十郡之康,遂续九邱之志。寒暑再易,勒为一编,洋洋乎宇宙之钜观,古今之绝业也。夫六合之外,圣人以不论存之;千岁之日,智者可坐而致之。故询天之高广,则仲尼、子贡不能知;极人之短长,则僬侥、防风可以决。岂非无徵者不信,多识者有功欤?是书博采前贤箸述,正其舛误,得所折衷。帝虎鲁鱼,无訾后世;石华海月,广掇前闻。洵堪备史馆之参稽,恢职方之纪载者矣。公今宣力闽疆,渥承宸眷,勋猷所至,誉望日隆。方将黼黻球图,焜煌锺鼎,移海国见闻之笔,作太平寰宇之书。锡文锦以招来,毁毛车而更造。上佐天子,布大德於埏纮;下绥黎元,乐匡生於衽席。岂惟是书之成,为足纵横八极,表示千秋而已哉?

  道光二十八年,岁在著雍涒滩,长洲愚弟彭蕴章拜撰

 

【校记】戊申:职在周官。癸酉:识在周官;光绪乙未(1895)上海宝文书局:识在周官。当为职,职方氏之意。

  地舆广矣,重译之外,耳目所不及,无稽之说,群起而簧鼓之,欲折以理,无由也。松龛中丞治闽,政通人和,旁及柔远之略,得泰西人所绘地图,反覆询译,参以史录所纪,订其舛误,阅五年成《瀛寰志略》一书。凡各国之沿革建置,与夫道里风俗,人情物产,咸备焉。暇日出以相示,披读一过,觉荒陬僻壤,无不如指掌纹,如烛幽寐。而又於奇奇怪怪之中,芟夷古今荒唐之说,归於实是。以是叹见闻果确,理无不通。而公之不惮旁搜博采,积岁月以成此书者,非公之好奇,正公之精於穷理也。庆偕幸与参订之役,谨跋简末,以志服膺。

  道光戊申秋八月,会稽陈庆偕谨跋

 

    序

天下有道,守在四彝。王者不勤远略,而德意所涵濡,威灵所震摄,类皆有囊括区夏,甄铸埏垓之势。故禹贡纪要荒,周官有职方氏之掌。东南置候,西北置尉。至於王母呈图,鬼方效顺,凡夫乾坤之所开,阴阳之所接,九夷八蛮之国,如在幕庭。盖自羲轩以迄姬周之盛,鲜不由此。我国家金瓯巩奠,淳风鬯【同畅】洽,罔有内外,悉主悉臣,幅员之广,超古轶今。其已隶典属,奉正朔,岁时贡献,修职而来者,固已骈蹄接踵,摩肩延颈,欢忻奔走,相望於道矣。即至穷 赤裸、燋齿枭瞷之国,负固匪茹,间亦难驯,而德威所播,帖然就轨。由是海宇镜清,飞艘云集,表里肃清,中外禔福,於铄乎盛哉!洵建中之上仪,混一之隆轨也。中丞徐松龛先生,以淹雅之才,兼文武之略,文章经济,炳烁一时,筮仕已来,遍历海疆。近开府七闽,时天子方有事於柔远,倚先生为长城,畀以东南重任。先生沈毅静镇,又推诚待物,宣扬仁风,恩威并济,远人安之,相与婆娑呕吟,鼓腋而笑。时古大秦所分诸国,悉遣渠酋,航海梯山,翕然麇至。先生抚绥之暇,每咨访其形势,得所谓地球图,并秦西人所绘各国地图,暨东南海岛诸国,山川风土物产习尚,与夫古今沿革变迁之故,瞭如指掌。又考订古籍,箸为之说,此《瀛环志略》一书所由作也。且夫四裔之荒,非查客所能周历也;重译之遥,非章亥所能尽履也。六幕之大,四维之广,非局【足旁脊】一隅,执管测蠡者所能臆度也。是故传十赍之文乡,不离夫连石;探九梯之穴国,尚限於挹娄。寸睹咫闻,非所以邳张乾枢,楪贯坤纽也。夷考《山海经》所传,怪奇惝恍(校记),荒诞而难凭。至穆天子乘八骏马,周游八极,而瑶华所载,疆索不详。降及逸史方言,权舆於《尔雅》,滥觞於《稗海》。其书亦往往行於世,而言人人殊,徵实则缪。若先生以渊渊著作之材,精心考证,麟麟炳炳,足以补《广雅》、广记所未逮。他日藏之秘府,颁在学官,备轺车之咨采,佐史寄居【宀下成,戊申误为穴下成】之搜蒐稽,振古饕【癸酉本作袭】奇之士,馈饷靡穷。而於国家抚驭之策,控制之方,实有裨益。缉熙校记:惝恍,迷糊之意,戊申版作悄恍,从癸酉版。

 帝图,润色鸿业,此物此志也。夫岂第远搜僻壤,博采丛书,侈捃摭之富,夸闻见之奇已哉!泽不敏,曩尝监司浙东,历沿海诸郡邑。近复奉檄来闽,因得从先生之后,勷【通襄字】理通商事务。时与泰西诸国人相往来,亦欲有所采择,成一家之言,而才有未逮,靡所取裁。观先生此书,踌躇满志,不翅遗我以测土之圭,授我以缩地之术。班孟坚云:博我皇道,宏我汉京,方兹褊矣。昔在成周之世,越裳来贡,周公作指南车,以归其使。他日有策日影而至者,即以此书为指南之式也可。谨书其沿起,而为之序。

  道光二十八年,岁次戊申,秋七月,福山鹿泽长谨序

     (自识)

地理非图不明,图非履览不悉。大块有形,非可以意为伸缩也。泰西人善於行远,帆樯周四海,所至辄抽笔绘图,故其图独为可据。道光癸卯,因公驻厦门,晤米利坚人雅裨理,西国多闻之士也,能作闽语,携有地图册子,绘刻极细。苦不识其字,因钩摹十馀幅,就雅裨理询译之,粗知各国之名,然匆卒不能详也。明年,再至厦门,郡司马霍君蓉生购得地图二册,一大二尺馀,一尺许,较雅裨理册子,尤为详密,并觅得泰西人汉字杂书数种。余复搜求得若干种。其书俚不文,淹雅者不能入目。余则荟萃采择,得片纸亦存录勿弃。每晤泰西人,辄披册子考证之。於域外诸国地形时势,稍稍得其涯略。乃依图立说,采诸书之可信者,衍之为篇。久之,积成卷帙。每得一书,或有新闻,辄窜改增补,稿凡数十易。自癸卯至今,五阅寒暑,公事之馀,惟以此为消遣,未尝一日辍也。陈慈圃方伯、鹿春如观察见之,以为可存,为之删订其舛误,分为十卷。同人索观者,多怂¥恿付梓。乃名之曰《瀛环志略》,而记其缘起如此。

  道光戊申秋八月,五台徐继畲识

     凡例

  一、此书以图为纲领。图从泰西人原本钩摹。其原图河道脉络,细如毛发;山岭城邑,大小毕备;既不能尽译其名,而汉字笔划繁多,亦非分寸之地所能注写。故河道仅画其最著名者,山岭仅画其大势,城邑仅标其国都,其馀一概从略。

  一、此书专详域外。葱岭之东,外兴安岭之南,五印度之北,一切蒙回各部,皆我国家候【应为侯】尉所治,朝鲜虽斗入东海,亦无异亲藩,胥神州之扶翊,不应阑入此书,谨绘一图於卷首,明拱极朝宗之义,而不敢赘一辞。

  一、南洋诸岛国苇杭闽粤,五印度近连两藏,汉以后,明以前,皆弱小番部,朝贡时通,今则胥变为欧罗巴诸国埔头,此古今一大变局,故於此两地,言之较详。至诸岛国,自两汉时即通中国,历代史籍不无记载,然地名国号,展转淆讹,方向远近,亦言人人殊,莫可究诘,转不如近时闽粤人游南洋者所纪录为可据。此书於南洋诸岛国,皆依据近人杂书,而略附其沿革於后。五印度现为英吉利属部,皆依据泰西人书。其历代沿革,过於烦琐,且半涉释典,仅於篇中略叙数语,以归简净。

  一、西域诸部迤南之波斯、天方诸国,泰西人绘有分图。其葱岭之西,里海之东,波斯、爱乌汗之北,峨罗斯之南,泰西人绘为一图,总名为达尔给斯丹(斯丹亦作士丹,西域言国主也。《元史》讹为算端,又作算滩),乃古时康居、大夏、大宛、大月氐、奄蔡诸国,历代变更沿革,乱如棼丝,近世士大夫从军西域者,亦多所撰述。今止就见於官书者约略言之,不敢涉考据之藩篱,亦聊以藏拙云尔。

  一、日本、越南、暹罗、缅甸诸国,历代史籍言之綦详。今止就其现在国势土俗立传,而略附其沿革於后。至欧罗巴、阿非利加、亚墨利加诸国,从前不见史籍,今皆遡其立国之始,以至今日。其古时名国,如巴庇伦(今土耳其东土)、波斯(即今波斯)、希腊(今土耳其西土)、犹太(即拂林【原文加竹头】,今土耳其东土)、罗马(即大秦,今意大里亚列国)、厄日多(即麦西,在阿非利加北境)、非尼西亚(即加尔达额,在阿非利加北境)之类,皆别为一传,附於今本国之后,庶几界画分明,不涉牵混。

  一、泰西诸国疆域、形势、沿革、物产、时事,皆取之泰西人杂书。有刻本,有钞本,并月报、新闻纸之类,约数十种。其文理大半俚俗不通,而事实则多有可据。诸说间有不同,择其近是者从之。亦有晤泰西人时得之口述者。凑合而敷衍成文,期於成片段而已。取材既杂,不复注其出於某书也。

  一、泰西人如利玛窦、艾儒略、南怀仁之属,皆久居京师,通习汉文,故其所著之书,文理颇为明顺,然夸诞诡谲之说,亦已不少。近泰西人无深於汉文者,故其书多俚俗不文,而其叙各国兴衰事迹,则确凿可据。乃知彼之文转不如此之朴也。

  一、外国地名最难辨识,十人译之而十异,一人译之而前后或异。盖外国同音者无两字,而中国则同音者或数十字;外国有两字合音,三字合音,而中国无此种字。故以汉字书番语,其不能吻合者,本居十之七八,而泰西人学汉文者皆居粤东。粤东土语本非汉文正音,展转淆讹,遂至不可辨识。一波斯也,而或译为白西,转而为包社、巴社,讹而为高奢。余尝令泰西人口述之,则曰“百尔设”;又令其笔书之,则曰“比耳西”。今将译音异名注於各国之下,庶阅者易於辨认,然亦不能遍及也。

  一、泰西人於汉字正音,不能细分。斯也,士也,是也,实也,西也,苏也,混为一音,而(刺)剌与拉无论矣;土也,都也,度也,杜也,多也,突也,混为一音,而撒与萨无论矣。故所译地名人名,言人人殊。

  一、泰西各国语音本不相同,此书地名有英吉利所译者,有葡萄牙所译者。英人所译,字数简而语音不全;葡人所译,语音虽备,而一地名至***字,诘屈不能合吻。如花旗之首国,英人译之曰缅,葡人译之曰卖内(卖读如美,内读如呢),今姑用以纪事,无由知其孰为是非也。

  一、地名中亚字在首者,皆读为阿;在尾者,多读为讶。加字多读为嘎(平声),亦有读为家者。内字皆读平声,音近尼。疴字读如诃。

  一、各国正名如瑞国,当作瑞典,嗹国当作嗹马,西班牙当作以西把尼亚,葡萄牙当作波尔都噶亚。然一经更改,阅者猝不知为何国,故一切仍其旧称。

  一、外国地名、人名,少者一字,多者至***字,绝无文义可循。数名连写,阅者无由读断,今将地名、人名悉行钩出,间加圈点,以醒眉目。明知非著书之体,姑取其便於披阅耳。


瀛环志略

                 会稽陈庆偕慈圃

    五台徐继畲松龛辑著    福山鹿泽长春如参订

                 沁水霍明高蓉生采译

 目录

   卷一

    地球

皇清一统舆地全图

亚细亚

    亚细亚东洋二国

    亚细亚南洋滨海各国

卷二〖目录YHZL1:1a〗

 

校记:第一卷目录。原本是:第一章,地球;第二章,亚细亚;第三章,皇清一统舆地全图;……。通行戊申版、丙寅版等将“皇清一统舆地全图”挪居“亚细亚”之前,正文有关文字、地图也作了相应调整。各种材料表明,这套原本“戊申秋八月”即1848年8至9月开始刊刻。徐氏刷印一小批原本的意图可能是:一、向有关前辈及同僚征求序、跋;二、投石探路,从亲朋好友的反应中试试舆论对此书的承受力。果然,与他“订交松柏坚”的“畏友”、著名地理学家张穆,于次年春抱病从北京给他来了一封十分坚锐、中肯的复信:“松龛先生阁下:腊杪得手书,深戢注存,感谢,感谢!示读大著《瀛环志略》前三卷,考据之精,文词之美,允为海国破荒之作……再就肤末之事而言,本朝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5-2008 徐继畲研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