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图片中心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简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徐继畬研究网 >> 文章中心 >> 论文 >> 通论 >> 正文
                        (台)陈存恭:徐继畬事略及其《瀛环志略》1990       ★★★★★ 【字体:
徐继畬事略及其《瀛环志略》
作者:[台]陈…    文章来源:《徐继畬与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页1-21    点击数:17568    更新时间:2008-7-8    

 

前  言
 
16、17世纪欧人东来,武装商船自水路向华南,武装移民自陆路向西北、东北,对中国形成包围夹攻的态势,中西关系因而大变,惟因其人数不多,兵员更有限,中国兵多势众,尚可自保。①又二百年后,英国集船舰四十余艘,海陆军四千余人,前来叩关,清廷调兵遣将,动员十数万,竟不能敌。鸦片战后,西人挟船炮余威缔造不平等条约之结构,凌辱中华,而我朝野对西方世界了解不够,对策难筹。或坚强对抗,或忍辱抚绥,意见分歧,其能虚心研究西事,知己知彼,拟具肆应之方者,殆如凤毛麟角。邵阳魏源、五台徐继畬,分别著述《海国图志》及《瀛环志略》,为其中之佼佼者。本文简介徐继畬的生平事迹及其对西方的认识,由于鄙人才疏识浅,尚望学者专家不吝指教。
 
徐继畬的生平事略②
 
徐继畬字健男,号松龛,生于乾隆六十年(1795),逝于同治十二年(1873),享年七十九岁。其先祖洪武时迁山西五台,耕读传家。高祖幼孤贫,走塞外牧牛羊积资而贾致富,设家塾教本支子弟。曾祖邑庠生。祖敬儒,乾隆己卯举人,任官至九江府同知。父润第,乾隆乙卯进士,内阁中书、储运仓监督、施南府同知,治陆王之学,研易理。道光七年(1827)卒于教馆,四年后遗著《敦艮斋遗书》17卷由继辑刻问世。
 
继六岁从母续氏启蒙,嗣赴京从父读书,十八岁州试第一,十九岁山西乡试第四。二十二岁主讲五台崇实书院。其后随父、叔(徐寅第)苦读约十年,三十二岁应丙戌正科试,中式,选庶吉士。丁忧服阕后,授编修,转陕西江南两道御史。曾参“州县入省钻营”、“州县讳灾催征”、“退赃诱结”、“藉端科敛”,并请“整顿晋省吏治”、“除大臣回护调停积习”,陈言“政体宜崇简要”。疏数上,道光帝深受感动。十六年(1836)召对,询及民瘼,翌日即擢广西浔州知府。次年调升福建延建邵道。十八年抵任,详禀巡抚《捕治盗匪办法》,境内肃然。
 
道光十九年钦差大臣林则徐严禁鸦片,遂启兵端,次年英舰窜入穿山洋,闽海骚动,调继署汀漳龙道,参与防务。二十一年英舰破厦门,继督兵防守,志与漳州共存亡。二十二年正月兼任粮台事,驻泉州。四月授广东盐运使,五月授广东按察使。二十三年四月迁福建布政使。奉命移驻厦门,兼办通商事务。得晤美人雅裨理,询译世界地图,此为《瀛环志略》撰述之始,至二十八年(1848),五年之间修改增补数十次,方于福州印行。
 
道光二十六年十月,授广西巡抚,至衢州奉谕入京,二十七年正月抵杭州,调补福建巡抚,并即折回新任。继办理洋务信守条约义务,一时相安无事,但广州方面英人与国人争执时起,如何肆应成为重要问题。
 
道光三十年道光帝去世,咸丰登基。此年三月,回籍养病的云贵总督林则徐返抵福州。此后为英人入城问题发生争执,继不以少数士绅之抵制为然,另有防夷策略,终不见谅于若干闽省官绅,弹章数起,闽浙总督刘韵珂既免,咸丰元年(1851)三月复召继入京,降补太仆寺少卿。二年继上《三渐宜防疏》,秋简放四川乡试正考官,闱务毕以闽抚任内迟报起解军犯官案,吏部议革职,自石家庄折归山西。
 
咸丰三年,继奉命襄办团练,防堵太平军。六年主讲平遥超山书院,以束修为生。
 
同治四年(1865)闰五月,召京起用,命参通商事务,以在籍办团练功赐二品顶戴,以三品京堂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此时总领大臣为奕,大臣为文祥。次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重刻《瀛环志略》。六年设同文馆,命继以总理衙门行走管理同文馆。七年上《严查教匪以靖闾阎疏》。八年三月乞休。十二年秋病卒。
 
徐继畬的教育背景
 
徐继畬自幼治科举业,应试正途出身,历官至封疆,虽办理洋务与众不同,及罢退,于书院教读八股,其政治理念没有脱离儒家传统,而其思想的形成与其所受的家庭教育关系最为密切。他生于官宦之家,曾从母亲、堂叔读书,惟影响他最大者仍属其父润第。父子皆进士登科,皆好读群书博学多闻、皆治陆王之学、皆考注汉书、皆好傅青主学问,③相同之处甚多。又儒家教育特重道德修养,其父在道光十八年于湖北施南谕继一书,以“佛曰:‘自在菩萨’。儒曰:‘素位君子’。自言涉世勿生‘眷恋之情’,亦勿生‘厌离之念’,苦乐诸境,随缘了达,而己不与焉”。又云:“平昔心中一切私己、薄人、忌妒、冷漠、阴贼、短绝、便宜、巧诈诸念头,凡有伤于天心仁慈公普者,时自翦除,秉一个空荡荡热腾腾底心,委命投诚于天,……”此书嘉许其子著力于“恒忍”、“寡欲”,又教以应酬之道“一曰文貌谦和,一曰语言诚实”。结语云:“做人好,处事妥,文字自高,出人头地,所谓真实本领,有本原得学问”。④嗣后又谕一书,为探本之论,谈心性本体,谓“物物事事,求一可以用忿、恐惧、好乐、忧患之所而不可得,而心常虚矣。虚则物我之形骸化、彼此之畛域泯,而内外合一……于性天性海之中,直来直去,纯任自然,无己可私也,无人可徇也,率性而已矣”。结语云:“夫凡物有坏而虚无坏,能虚尚何不恒之足患?”⑤这些教谕对继影响重大。
 
徐继畬其他师友甚多,他幼年时曾就业于高兰墅、王月潭,并与月潭子同学。两氏均为润第知交。又润第曾教学于旗人佶山家,因此学生阿灵阿亦与继同学。⑥继结交另一类知友属山西同乡,⑦在此不赘。
 
山西地瘠民困,赖制盐制铁及煤冶工商以为调剂,而民俗自古以来即以“纯朴勤俭”著称于世,⑧可能由于局促一隅,闭塞保守,为重大缺点。⑨徐继畬受故乡环境熏陶,个性质朴刚健,同时受父叔携引出入京师、河南,个人好学不倦,神交古人,其思想言行无“鄙陋吝啬”之成分,反而“乐观进取”,并未受乡党环境不良的影响。至于他思想上并未放弃儒家传统,这是受时空大环境的限制,无可奈何!
 
徐继畬的政治理念
 
关于徐继畬的政治思想大致可以鸦片战争为界而分为两个时期,战前全属于传统儒家思想的范围之内,而又以经世实学为其特色;战后因位列封疆筹办洋务(外交)接触洋人,著述《瀛环志略》,意在知己知彼,书中对西方议会政治及民主政体深表倾慕,但其儒家的政治理念仍牢不可破。兹分两点略述如下:
 
一、忠君与爱民:道光六年,徐继畬以二甲第八十名应殿试,朝考第
 
一,文题《政在养民论》,甚可显示其儒家的政治思想,首先他说:“生万民者天,而天不能自治其民也。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古圣人陈谟赞化,不曰治民,而曰养民,养之云者,养其身,并养其心”。他申论虞书大禹“政在养民”之言,解释“政”的意义是“天下之民,群待养于圣人,而圣人者,如其愿而与之”,归纳“三王递嬗,通变宜民,制其田里,薄其税敛,经其礼俗,修其政教,大纲小纪,至纤至悉,而其立政之大意,未有异于古也”。10这是内圣外王、德治的儒家思想,特点在于民本主义。
 
关于忠君方面,继已将君国合而为一,焉能不忠?他对满清盛世印象深刻,志略卷一提到中国云:“壤尽膏腴,秀淑之气,精微之产,毕萃于斯,故自剖判以来,为伦物之宗祖,而万方仰之如辰极,我朝幅员之广,旷古未有。”11又说:“我朝德威远播,悉主悉臣。”12肯定清廷武
功之盛,并非虚辞。
 
再其次,继亲属既多入仕,他三十二岁中式为京官,至四十二岁得道光帝召见,即擢浔州知府,又次年升延建邵道,鸦片战争时期数迁至福建布政使,至五十三岁(1847)遂升任巡抚。此固继能展布其行政才能,得上官赏识推荐,13亦道光之善于识拔,他谢恩疏云:“十年之中,
由知府擢任封圻”,是以“断不敢畏难苟安,以冀仰答高厚鸿慈于万一”。14道光三十年元月,道光帝去世后,新主登基,此后对外强硬派抬头。咸丰元年三月遂被召入京,君臣默契已失,但继仍忠言抗论。他以降调京官的地位于咸丰二年上三渐宜防疏,一曰土木之渐,不以咸丰之大兴土木为然,他说:“今(平太平军)军务未完,河工未毕,人知帑藏之空虚,亦料无暇于此。……宫廷之内有一分之损裁,军国之间即受一分之补益,”请停“秋热河一切工程”;一曰晏安之渐,请咸丰体念“圣德之日新又新圣政之久安长治”;一曰壅蔽之渐,咸丰虽“屡下求言之诏”,但他所顾虑的是“言事者之限于才识”如“鸦鹊之鸣噪”,“所谓言路既通而壅蔽之患转生于不觉者也”。他说,在京言事之人约分三等,而各有所优,各有所蔽,申明“听言之道以理为衡,揆之于理而是,刍荛亦有可采,而况于臣工,揆之于理而非,亲信者亦难曲从,而况于疏逖”。15这三渐之防前二者直接针对咸丰之好土木、晏游(后来慈禧亦然),后者针对当时强硬派之嚣张,劝咸丰勿受市言愚弄,不料当年继即被罢回籍。可以确定的,所谓忠君,不是逢君之恶,而应是明察君国大政的缺失,犯颜直谏,在这方面,继是做到了。
 
二、实学与经世:如上所述徐继畬有深厚的学术基础,丁忧时即继承父志,批注《后汉书》(已发表六百余条,现山西省发现全部批注本),并作《尧都辨》、《晋国初封考》,以理势考证史地实学。又另有《两汉幽并凉三州今地考略》,亦属史地考证。16此所以在对外战争大败后立即访问洋人及国人,搜集中外史地资料,撰写《瀛环志略》,此志略即当时的世界历史地理。又罢退后为其家乡撰修《五台新志》。17以上国内舆地考证属于学术研究,与政治关系较少,评注《后汉书》,臧否人物已涉政治理念,譬如注“申屠蟠传”,于“处士横议”之上注曰:“横议之风,治世亦能取祸,况于板荡之时。”18至于志略则具实用价值。
 
徐继畬并无专文阐述“经世致用”之学,但他亲炙父叔身教,观摩办理地方政务——特别如仓廪、粮运、水利等,应有心得。从他的任官行事,禀示奏疏,亦可见他具有经世的思想与才能。他在道光十六年疏言“政体宜崇简要”,论古今治术,认为“开创之初,……政令简质,其病在疏略,而核实之意多;守文之世,百事求详,法制周密,其病在于烦琐,而虚文之患起”。痛切指出满清二百年统治,诸禁令成为具文。他在鸦片战争前夕,提到“鸦片之禁三令五申,所得者州县出结,年终一报而已,其实贩卖成群,肆无忌惮者如故也”。他以为“令之而不行不如不令也,禁之而不止不如不禁也”,提出“当今时势宜简者有三”,即教令、条例、处分都宜简,畅论时政,希望重振纲纪。19《请除大臣回护调停积习疏》对钦差、督抚查办(地粮、漕米、驿站、差徭、讼棍)案件,有回护积习,使台垣弹劾无功,请求“核名实以振纲纪”。20此外,他甫任御史,即参山西忻州、保德州知府入省(太原)钻营,“其门如市……实为省垣垄断之首”。21又参山东登州讳灾不报,“下为残民,上以敛怨,成何政体,安可姑容?”22又参山西荣河县知县藉祭商汤王陵科派敛财,请“严行查办。”23该知县于委员查案时退赃令各里长出结,继再参请旨将该县书差“提省严究”“按律惩办”。24道光十五年上《请整顿晋省吏治疏》,针对官吏之不讲操守,地方之不办重案,弹劾隐匿的州县。25
徐继畬担任知府仅半载,即升调道台,至延建邵道月余即以《捕治盗匪办法》上禀闽抚,并致属下十七县书,申明条约,督属奉行。26及中英之战启,继调集民兵协防,当时督宪准海澄防兵照泉州大营口粮加七分,其余四分,继致书督宪,议裁漳海病弱防兵,节饷,对所属有用之兵一视同仁,各增七分或六分,以免“兵心解体”。27休战后,继数迁至藩台,办理洋务(详后)。徐继畬罢职后,值太平军北窜,晋抚恒春奏请令其进省襄办防务,于上党等地办理团练。稍后王庆云抚晋,他与继原有交谊,多所请益。继建议“严缉匪盗”以“保此一片土,……为国家留一分元气”。条陈“山西防守事宜”,并胪陈“潞盐刍议”。28王庆云以“治盐务”著称于世,尚为盐务就教于继,可见继具有多方面的经世学识。可惜他于咸丰七年以京师乏粮,筹拟“运西米调剂策”,传入都中,部议未采,自此不谈时事。29(在籍曾为山西票号拟订章程)30同治四年入京,六年管理同文馆,七年上《严查教匪以靖闾阎疏》,希望消弭“妖言”于未萌。31当系惩于太平军乱事教训,不能料及三十年后,清廷竟援引义和团以抗列国。
 
概言之,徐继畬并未刻意论述经世之学,亦未建立其政治思想的体系。他罢退后,书其屋门为“退密斋”,寓“退藏于密”意,逝世后其弟子徐耘田等集其奏议四卷、诗文杂著二卷,称之为“退密斋遗著”但未付梓。32民国四年,五台阎锡山增补考略、叙传及诗若干卷,取名《松龛先生全集》印行问世,实非全集,相信尚有甚多的奏疏与评注,有待于吾人的发掘和研究,33届时或能理出他思想的演变与体系。以下仅就其对西方认识及办理洋务的立场予以探讨。
 
《瀛环志略》的撰述
 
一、撰述缘起:根据光绪山西通志乡贤录《徐继畬》传,谓“先是继(为臬司时)入觐,宣宗询以各国风土形势,奏对甚悉。受命采辑为书,书成曰《瀛环志略》,未进呈而宣宗升遐”。34似乎系奉旨撰书。其实继能“奏对甚悉”,应已从事译著,尚未成书而已。
 
根据道光二十四年手稿本《瀛环考略》,其序略云:“道光癸卯(二十三年)冬,余以通商事久驻厦门,米利坚人雅裨理者,西土淹博之士,挟有海图册子,镂板极工,惜不能辨其文也。暇日引与晤谈(按志略云雅能作闽语),四海地形得其大致,就其图摹取二十余幅,缀之以说,说多得之雅裨理,参以《海国闻见录》……诸书,题曰《瀛环考略》,未得其详,故名之曰略也。”35以继对舆地考证之兴趣与专才,加上战争失败的刺激,他是在道光奏对前即已着手研考西洋史地的。
 
二、成书与版本:道光二十八年《瀛环志略》初刻版于福州完成,即戊申版(台北市中央图书馆藏有一部)。36三十年于福州再镌,称庚戌版(台北市华文书局曾予影印,本文所根据者即此版)。37同治五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重刻(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图书馆藏有一部),38由李文田阅注,为避讳删去六字。另日本于1861年翻刻(辛酉版,方闻藏有一部),于正文页两边凡名词分注英日文字。39
 
三、撰述方法
 
(1)从考略的序略可知徐继畬撰述方法系于道光二十三年,先就雅裨理所携之世界地图为研究的工具,在志略序言中他说:“地理非图不明,图非履览不悉,……泰西人善于行远,帆樯周四海,所至辄抽笔绘图,故其图独为可据。”40  不过次年,他再赴厦门,郡守霍蓉生购得地图二册,分别为二尺、一尺大小,尤为详密。41其他参考的地图有《皇清一统舆地全图》,相信亦参考及于明末清初外国教士所绘的地图(如《万国图志》、《职方外纪》等)。
 
(2)口述访问:首先他摹图二十余,逐图向雅氏请教。雅氏能闽语,为述世界各国史地,成为内容主要来源。但他继续向外人请教,譬如英官李太郭,亦为其讲述希腊、犹太古史。42他在《凡例》中说明他搜集西人资料,有不同说辞,“择其近是者从之,亦有晤泰西人时得之口述者”。43对于人名地名之译音,亦使“泰西人口述之”。44此外,他亦向国人航海外洋者请教,卷二《南洋各岛》的按语云:“今就泰西人原图,博采诸家之说,又询之泰西人,及厦门曾历南洋之老舵师参互考订,约略言之,不能保其必无舛午也。”45(3)征引书目:关于西方资料,志略《凡例》提到使用“泰西人杂书”,“有刻本有钞本,并月报、新闻纸之类约数十种”,又明末清初利玛窦、艾儒略、南怀仁等的译作如《万国图志》、《职方外纪》,他亦予以参考。46至于国人著作,见于考略《序》者有《海国闻见录》(陈资斋)、《海岛逸见录》(不详,待考)、《西域闻见录》(七椿园)、《海岛逸志》(王大海)等书。而志略征引范围扩大,计有《安南纪程》(蔡廷兰)、《海录》(谢清高)、《薄海番域录》(邵星严)、《吕宋纪略》(黄毅轩),同时对《汉书》……《明史》、《通纪》、《天下郡国利病书》之涉及西域、南洋及泰西者,亦予以征引考证。47(4)修改增补的原则:考略系继从事著述年余的手稿。嗣后他继续搜求中西杂书文献,“其书俚不文,淹雅者不能入目,余则荟萃采择,得片纸亦存录勿弃,每晤泰西人辄披册子考证之,于域外诸国地形时势稍稍得其涯略,乃依图立说,采诸书之可信者衍之为篇,久之积成卷帙,每得一书,或有新闻,辄窜改增补,稿凡数十易,自癸卯至今五阅寒暑,公事之余,惟以此为消遣,未尝一日辍也”。48可见他著述本书之精神,其一“虚心”,不断搜集地图及资料,而且不耻下问,向人请教。其二、富怀疑精神:他并不偏听偏信,对雅裨理所述皆以新旧各说予以考证,考略提到“雅裨理又云,南极北极之下,以半年为日,半年为夜,其说太奇,余未敢遽信也。又云日未尝动,地转动不停,受日光则昼,背日光则夜,此说尤奇”。49这些现
在是普通常识,但继不能相信,结果是疑不能解,而志略不采。同样对中国古籍记载,他亦以怀疑精神,以新得资料,予以考证,更正旧说甚多。50其三、尊重第一手资料:对两种以上的说法除了以“理”来推论以外,偏向相信第一手资料,譬如《地球图》及《东洋二国图》中之日本三岛,他不采根据经纬度画出来的西方地图,而且说他们是错误的,考略云“彼市舶罕到东洋,就所传闻者,以意为之耳,兹据《海国闻见录》更正之”。51到志略刻印仍如是,52不过补充说明“泉州陈资斋提军(伦炯)少时尝附商舶游日本,言其风土甚悉”。53〖HT5SS〗关于南洋诸岛或西域各国,他同样的参用亲历者的记录,这在史学上称第一手的原始资料,而不料由于亲历者的欠缺地理知识,导致他之犯错。其四、客观的态度:他历时五载,易稿数十次,尚且说“不能保其必无舛午也”,可见他力持客观。此时国人方愤于英人之侵略,他在考略中对英吉利的按语谈论其养印度兵二十余万,“与中国构兵,兵之黑面者,皆即印度之人,约计不过万余,每月口粮,……事罢立即撤还,久则彼亦不支也”。54其余叙其兵船、夷炮、火轮船,含有明了敌情之意,但到志略,略去印兵事,增加其议会政治之叙述,不含一点火药味,十分冷静。其五、富和平仁爱精神:这是中国史家的特色,字里行间贬抑暴虐好战的暴君,赞扬仁民爱物的国主,怀悲悯之心怀,同情非洲人之被贩为奴,过牛马不如的生活。又他对西方宗教战争的频繁,如新旧两派皆信仰耶稣,而君与民,国与国相残如是,不以为然。55概言之,徐继畬撰述本书非常虚心、慎重,具有求真的客观精神,而且含有中国史学反战的和平仁爱的精神,可惜由于时空限制,对地学知识的欠缺,诚如其言舛误难免,但此书所描绘的西方世界提供国人许多新颖而正确的观念,是可以肯定的。
 
 
徐继畬对西方的认识
 
自从雍正禁教后,中西文化交流中断,彼此隔阂,国人对西方尤欠认识,徐继亦不例外。有如上述,经过他苦心探求后,有重大突破,亦有若干成见,兹分五点叙述如下:
 
一、天朝大国的意象:我国素以天朝大国自居,而视四裔邻邦为夷狄,洋人东来,亦以夷人视之,并无对等外交观念,形成中外冲突的重要因素。继于鸦片战争期中,以“二百年全盛之国威,乃为七万里外之逆夷所困,至使文武将帅,接踵死绥而曾不能挫逆夷之毫末,兴言及此,令人发指眦裂,泣下沾衣”,56他撰述志略时期,对西方世界了解增加,但对天朝国威仍念兹在兹,他在考略《地球全图说》中说:“中国……故自剖判以来,为伦物之宗祖,而万方仰之如辰极,我朝幅员之广,旷古未有。”57志略改《地球全图说》为《地球》,其有关中国部分,一字不改。58不过志略中称非洲人为番(指其文物未盛),而未尝指欧美人为夷,且多处盛称各方面之进步情形,他已主张信守条约义务,至于奏疏用语,他仍沿用“英夷”,不得已也。
 
二、对“世变”的警觉:王尔敏统计1844年至1902年中国知识分子关心时变,提出“变局”之言论者66人。59而未列入徐继畬。《瀛环志略》“凡例”中提到“南洋诸岛,苇杭闽粤,五印度近连两藏,汉以后明以前皆弱小番部,朝贡时通,今则胥变为欧罗巴埔头(可能为英文port之闽音音译),此古今一大变局”。60此处指中外国际形势之“变”,西方武力及商业经济力量延伸及于亚洲,改变中国宗藩关系,当然是“世变”;至于上述,为英军所败,二百年来之奇辱,当系中外强弱形势之变。
 
三、对英俄威胁的判断:志略多处言英俄于中东、印度等地对抗,谓英人以“巧”,俄人以“力”,将来不知如何演变。61魏源亦知英俄冲突,基于“以夷制夷”的策略,主张联俄(及美、法等)以抗英。至于继对英俄威胁见解不同,对策自异。首先他认为“逆夷以商贩为生,以利为命,并无攻城掠地割据疆土之意,所欲得者中国著名之马(码)头,以便售卖其货物耳”。又志略云:“欧罗巴诸国皆善权子母,以商贾为本计,……四海之内,遍设埔头,固由其善于操舟,亦因国计全在于此……。”62对贸易及航海的重要性有所认知,但过分强调,他认为南洋诸岛岛民“震以炮火”即“窜伏不敢复动,故西人坦然据之而不疑”。“至安南等三国,……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又立国皆数千百年,争地争城,诈力相尚,战伐之事,夙昔讲求,其意计之所至,西人不能测也。”63以理推论,英人对中国当无领土野心。关于战斗方面,他认为“逆夷船坚炮利,海中断不能与之角逐,即在海岸安炮,与之对击,亦是下下之策。至于登陆步战,则非彼之所长,其所用者自来火之小枪,不能过四十步,此外小刀而已。我兵之排枪弓箭长矛等器,彼皆无之”。他认为敌人不明地形,而将败溃原因,归咎于买汉奸为爪牙,以及我兵之“无纪律,无赏罚,见贼即走”。64江宁条约既订,英人得于五口通商,立即依约撤兵,印证英人无割据野心。
 
志略对“峨罗斯国”叙述亦甚中肯,提及俄之驱逐蒙古,“沿北海渐拓而东,绕出西域回部外蒙古诸部之北,直达黑龙江东北徼外,名曰西伯利部。……筑城于雅克萨,侵扰索伦诸部称为罗刹。屡遣兵毁其城,辄复据之。康熙年间……分定疆界立碑为志。……”。65
 
四、对西方农工商产业及科技文教的认识: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任复兴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
     姓 名: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5-2008 徐继畲研究网 版权所有.